项目类型

当前位置 : > 彭氏新闻 > 最新活动

彭家屏“文字狱”
  •      清代康、雍、乾三朝“文字狱”次数之多,规模之大,在我国历史上是空前的。自清康熙二年(1663)庄廷钦“明史案”以后,接连发生“文字狱”案近百起,动辄株连数十人,一人获罪,九族遭殃,其残酷为世所罕见,彭家屏“文字狱”就是其中一例。彭家屏因家藏明季野史数种,父子均遭杀戮,家产被抄。因而有关彭家屏的生平及参加社会活动等资料多被湮没。

         为了便于了解彭家屏的宦海浮沉及发生“文字狱”的经过,就散见材料,综合如下:


         一、彭家屏的简历

         彭家屏(1696—1757)字乐君,号青原,河南归德府夏邑县人,康熙五十六年(1717)顺天府举人,康熙六十年进士,授刑部主事,又升任郎中。雍正八年(1730)考选山西道御史,雍正九年转为长芦盐运史,雍正十三年任保定府。乾隆四年(1741)八月改任江南布政使。在任职期间,忠于封建职守,同时也为地方上办了一些好事。如在江西任上曾主持修理南昌市内道路,开办粥厂放赈,打击危害群众的地痞流氓;增建南昌“高观楼”、“百花州”;重修“滕王阁”并和当时巡抚陈宏谋,清查傍城各店铺所占街道,共同规划,扩修“火巷”,以便扑灭火灾等,乾隆十五年(1750)十月十五日,调往云南布政使。乾隆十九年(1754)四月调任江苏布政使,在江苏工作仅有一年,乾隆二十年(1755)九月,乾隆帝召他进京面询,遗缺派别人接替,在名义上是未免职,实际上却失去了工作。于是他便以“因病休养”返回故乡夏邑县。乾隆二十二年(1757)发生了彭家屏文字狱,乾隆下令赐自尽,其子彭传笏被斩。彭一生喜爱藏书,也喜刻书,著作有《左传经世钞参订》、《栗山世祀系考》等:刊刻书有《豫变纪略》、《临岚诗草》、《中州先哲传》作《颐岚诗草》、《南原诗稿》等。


        二、彭家屏“文字狱”的发生

        乾隆二十二年(1767)正月,乾隆帝南巡,由北京出发,四月间巡幸到徐州,地方官员接驾中彭家屏是其中之一,乾隆帝召见他,询问河南情况。彭当即将归德府永城、夏邑等县被水淹,灾情很重,急需救济等情况如实面奏。当时的河南巡抚图尔炳阿,隐瞒了这些情况未汇报,彭家屏面奏灾情,实际上是告了巡抚的状,于是结怨于图尔炳阿。

        彭家屏面奏灾情后,乾隆帝怀疑彭是“本地缙绅,不免有心邀誉乡里,言之过甚”。便密令步军统领衙门员外郎观音保前往永城、夏邑县调查。观音保到灾区后,目睹鬻妻卖子者比比皆是,便买了两个小孩,身价仅四五百文。观音保如实汇报,并将小孩的卖身契呈阅。乾隆帝一怒之下,撤了河南巡抚和永城、夏邑知县等人的职。这是彭招祸的根源之一。与此同时,有夏邑人张钦、刘元德二人两次告御状,告夏邑县令赈恤不周,恳求另选贤能,对此,乾隆帝起了疑心,认为有人唆使。一经审问,此二人供出是受段昌绪、刘东等指使,随下令逮捕段昌绪,却意外地在两家搜出《吴三桂檄》,乾隆帝大为恼火,而被撒职的巡抚图尔炳阿、夏邑知县孙默等人,却因此抓住了救命稻草,官复原职。此事本与彭家屏无涉,而乾隆帝却猜忌到彭家屏头上。乾隆二十二年四月的上谕中有谓:“段昌绪家现有此书,传钞何自?此外必尚有收存,即彭家屏恐亦不能保其必无。即应委一大员前往伊家严行详查。并著方观承前往会同图尔炳阿查办。” 并于同月二十七日下午调彭家屏来京面询(实际是受审),彭家屏到京后供出:“家藏有明季野史《潞河纪闻》、《日本乞师》、《豫变纪略》存留未烧。”续又供出,《酌忠志》、《南迁录》、并抄本小字书。系天启、崇祯年间的政事等书。吴三桂檄实未寓目。”乾隆帝说他态度不老实,藏明季野史已构成罪行,既无看过、焉知其应该焚烧。“身为大员,情词闪烁,显系狡饰。”于是下令将彭家屏拿问,置于缧绁之中。在彭家屏调京时,其子彭传笏害怕祸事降临,将这几种书焚烧了,乾隆帝派人搜查,抓不到罪证,恼羞成怒,说彭“希图灭迹”“若使此数种书中果无悖逆诋毁之言,亦何必作此鬼域伎俩耶?”仅凭彭家屏口供,定罪为斩监候,家产被抄。其子彭传笏因私自烧书,定为秋后处决。虽已定案,在未处决前还可能有回旋余地。就在这时,河南巡抚图尔炳阿落井下石,于乾隆二十二年七月向乾隆帝报告:在彭家屏家搜出新刻族谱,取名《大彭统记》甚属狂妄。这个报告简直是一纸催命符。乾隆即于四月十三日批复说:“以《大彭统记》命名,尤属悖谬。不几与累朝国号同一称谓乎?至阅其谱刻于乾隆甲子年,而凡遇明神宗年号与朕御名,皆不阙笔……足见目无君上,为人类中所不可容,而前此之逆书。天理昭彰不容其漏网明甚。从宽免其肆市,即赐令自尽,以为人臣之负恩狂悖者戒。”

        于是,这个本来对封建主义十分忠心的彭家屏,只得含冤自尽于狱中。


        三、彭家屏“文字狱”的昭雪

        彭家屏死后,又过了一百五十余年,辛亥革命胜利,清朝被推翻,彭家屏之侄孙彭麟昌(同治十二年拔贡)数次为彭家屏“文字狱”申请昭雪,请求发还家产。几经曲折,于民国四年(1915)、经夏邑县县长黎德芬报请上级予以昭雪。其批复说:“彭家屏被祸始末:初因陈述本地灾情,即经遣官办赈,借抄檄、藏书、私人谱谍,坐以重罪,卒至身死圜扉,家被籍没。当时办理此等案件,殊属过于严厉。迄今百数十年,代易时移,而彭家屏犹有裔孙彭麟昌等应得之遗产,以办公益事业。先畴俱在,往事难诬,应予晤雪。交付国史馆立传,建立专祠。”至此,彭家屏“文字狱”才算得以昭雪。(作者:杨如松)


Copyright © 2011-2012 世彭总会 联系QQ:2498028108 联系人:永剑 E-mail:pyj@worldpeng.cn
彭氏交流群一:世彭总会   彭氏交流群二:世彭总会   彭氏交流群三:世彭总会
在线客服一:世彭总会   在线客服二:世彭总会   在线客服三:世彭总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