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类型

当前位置 : > 彭氏新闻 > 最新活动

彭家富:关于缅共404部队的前身与早期
  •       微信图片_20200527234240.jpg

         (彭家富人生格言:我身为军人奉命而来,只能在前进中死,不会在后退中生)

            笔者:彭家声、彭家富兄弟是果敢地区1962年后,尤其是1965年以后所发生重大事变中的关键人物。以下的叙述引自笔者1980年5月与彭家富先生的谈话速记。

            彭家富述:……1962年奈温政变上台后,推行所谓的“社会主义”,要果敢土司交出一切权力,逮捕了果敢世袭土司杨振材。杨振材是一个十分正统正直的人。同时被捕的还有杨文昌(杨振材的二叔)和杨金秀(即人称“杨二小姐”,此女是极有威势的女中豪杰,使双枪,染指军权,张注)。杨振声是议会代表,(政变前)属于吴努派系,他潜回果敢准备组织自治运动,立即得到了全果敢的支持。共组织了四五千人马。编了七个大队(营一级单位)和一个直属中队。装备的武器是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军遗留下来,和(解放后)国民党残部留下来的。这支人马的内部亦比较复杂。杨振声以此武装作为实力,与奈温当局讨判要求果敢自治权,僵持一年后,当局同意举行有关谈判,所列要求亦可考虑。但杨应交出一定数量的武装。杨派出的谈判代表中竟混入了奈温的特务(此是原话,可能是亲奈温的人士),是两名主要代表,出卖了果敢土司。在举行谈判的同时,当局秘密行动,步兵六营、三十九营秘密进入果敢与土司武装对峙(三十九营是果敢原驻军,分扎大水塘、拱掌、滚弄、新街、龙塘等地,步兵六营是新调上来的)。更有快九营、快七营在外围压境,由于果敢官家不防,没有发生什么战斗,土司兵即刻溃败,其中苏文龙、杨国志大队(即前锋营,系土司武装中的第一张王牌)向缅军叛变。那时很混乱,蒋残匪蛊惑说缅甸政府和中国有关系,奈温要搞社会主义。这样一来果敢人要遭殃了,果敢官家遂决心把部队和家眷开往泰国,但不少部队都散失了,一些跑回了家乡。以果敢土司官家为领袖的果敢自治运动遂告流产。杨振声只带走了一个大队一个中队约六七百人。

           1964年春季,当局派出军队进驻果敢,仍有限度以新街为界,界北仍为果敢官属地,容许“自治管理”,界南为缅政府军驻守,新街则为步兵三十九营,而当土司垮台后,缅军则深入到果敢腹地。我叔叔当时是谈判代表,深察谈判前后事变之险恶。

            彭副司令(彭家声,当时是缅共东北军区副司令)当时是一个大队副。(光明大队)大队长是我们的叔叔彭积广,他的财产家眷均在腊戌,在这种动荡时刻,出于无奈,带部下向政府投降,我当时也在光明大队,充当翻译官。政府当局为了治理当时的果敢,组织了为数百十人的精悍自卫队。首领便是罗星汉。罗是一个有名的鸦片走私头目,在一次三百余人的走私行动中被缅军阻截缴械被捕,当局买通了他。罗摇身变为果敢自卫队的首领,这些投向缅军的人也成了罗的部属,彭出任大队长。他和罗是亲家。就这样,几个月的时间内,有的外逃苟生,有的落为匪寇,有的丢失官职,有的败走异乡,有的受招安,有的成了阶下囚,招降纳叛,兔死狐悲。

            果敢初步平定,当局就把我们冷落,大民族主义的阴影下,我们不能忍受。都是血气方刚的青年,开始密谋起事上山。当局查觉到异动迹象。在1965年把自卫队遣散了。可是自卫队一散,果敢当地土匪散兵又猖狂起来,多为小股活动,罗星汉一筹莫展,复又把彭(家声)请出山。我们起义的念头没有打消,当局向彭施加压力,把小股土匪的活动归罪于他,说这都是“彭大队长的人”。在这种混乱局面下,人言可畏,前途未卜,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逼迫彭下决心提前起义。那是1965年农历四月间,雨季刚刚开始,适时我在仰光秘密联络有关人士。

             彭把部队拉上山后,当局悬赏捉拿五人:彭家声、胡加友、李国亮、大罗三(此人是一个土匪头目)和我(彭家富)。半年后我回果敢,因为当局“悬赏”在案,我遂去步三十九营说清楚,而军方则要求我去劝降。1966年初我跟上彭起义部队,部队已发展到近200人,打的是小型游击骚扰战。

             在泰国的杨振声此时也派出杨振业(土司官的财政主管)、杨振勋(土司官警卫大队长)回果敢联络。前不久土司官家内部发生过事变,据悉是为了侵吞土司的家产。后来是当地的国民党残部出面调和的。杨振业带了一批人马和钱款北上果敢,当时义军经济比较困难,兵饷和军费都有彭副(彭家声,与土司部合并后,任副职)支出,后来才恢复了当地的习惯税收:平均一户人家四文缅币,一崩(20斤)大米以供养部队。

             杨上来就抓权,也许认为杨氏是果敢正统吧?彭(家声)则主动让他当正职,部队一度发展到千把人。官家又派嫡系的李文华一个大队回果敢,并配备了两部电台。杨再映是台长,配属给彭(家声)。杨振业和李文华矛盾很深,杨欲独霸果敢,李奉官家密令监视杨,后土司官家又派杨振勋北上,被杨振业竭力阻回。

            杨振业请了一名叫陶大刚的军事教官。此人从台湾来,参加过徐蚌会战(即淮海战役),很有才干。他上来为杨办军官轮训队,也是一个野心家。杨振业发展自己的实力,排斥正统的土司官家势力。他还派人下泰国边境和张奇夫拉关系做生意,而他的这种野心和发展,我们当时还不太清楚,只是夹在其中左右为难,直到杨振业下令兵变才如梦大醒!

           杨密令手下,振业、(苏)文相、(杨)振中部把李文华、李正武大队全部缴械,并干掉李文华。兵变经过是:以开会商定迎接土司官家回果敢为由,命令李部到小蚌塘核桃林开会。李正武带一个中队前往小蚌塘,自己前去苏文相家夜宿,当场被击毙,他手下四个警卫员跑了一人。这个警卫员叫周德新,(后任五旅炮连连长)他逃出去,找到李文华报告了情况。杨部又令把部队开入小蚌塘,李正武已死,手下全部被缴械。当时我任彭手下的中队长,听到枪响派出去了解情况,被阻挡回来。从这以后彭家声和杨振业决裂,而与土司派合作,与杨振业派分治果敢,彭的部队是三个大队:十六营(彭家富部),十七营(李文华部),十八营(杨振宇部)。其中我们十六营实力较强,在果敢内乱期间,我们歼灭了杨振中中队;十七、十八营围攻了苏文相等部,十七营副营长胡家其是杨振业的亲属,苏文相一部被打击,后又投向奈温当局,编入了自卫队,在政府支持下与我们对立,这也是杨振业的意图。

             我们受到政府和杨振业部的合击,到处被追剿,而土司官家又远在泰国,支援不了我们,我们在怒江边的莫乃坝(与江西孟牙隔水相望)苦战了一个月。我方四五百人,敌军是步三十九营一个战线(大约两个半连),主打是罗星汉自卫队,战斗很残酷。我们弹尽粮绝,斯时正是中国文化大革命开始。传来了中国支持反缅(政府)武装的消息。部队从莫乃坝突围到崇岗,红岩岔河。在这里彭(家声)接到中国方面的口信,进中国。中方派人接洽,双方一谈就成,总的意思是找一个背景,一条出路,具体有两条,(一)允许义军入境,是避难;(二)卖一部分服装粮食以供给义军。中方非常痛快全部答应。

            十六、十七营仍在红岩,土司官家的支援部队抵达怒江西岸的邦咯让,带了四十挺机枪和弹药,但只有四挺机枪和少数人员到了我们这里,其余的都过不了江。十八营不久也来到红岩岔河。在是否进入中国的问题上,义军内部发生了分歧。十八营营长杨振宇出身官家,他婉言拒绝了进入中国的要求。十七营李文华也与他持相同意见。最后只有我这个营,一百六十多人进入中国。那是1967年7月1日。中方干部把我们接到了勐堆。

           在中国近半年的休整学习,中方对我们实施政治教育,非常耐心的引导。做彭(家声)的工作,指出反对奈温反动派的斗争要有正确政党的领导。介绍了缅共的情况,并接上了关系。1967年9、10月间,彭家声、我、杨再映、杨忠卫到了昆明,与缅共方面何高、杨光、古方、林山谈判,我们下榻翠湖路八号。他们住连云巷招待所,昆明军区许副司令员做联络人,军区作战部李金桥(即后来的“访问组组长”)、赵华青(此人职务未记)为我们上课,做工作。我们遂决定无条件地接受缅共绝对领导。11月德钦巴登顶副主席邀请彭和我去北京,巴登顶接见我们,表示欢迎合作。说路走对 ,“今后缅甸革命成功,我们是不会忘记你们兄弟俩的。”

            1968年1月4日夜间,我们以“缅甸人民解放军第一支队”的称号由红岩地界回缅甸,部队的编制和人事如下:

    支队长 彭家声

    政治委员 李 光(丁毅)

    访问组组长 李金桥

    第一营营长 彭家富

    第一营教导员 杨正强(缅共干部)

    一连长 杨振良

    指导员 马永春(缅共干部)

    二连长 杨再映

    指导员 周昆系(缅共干部)

    三连长 申星汉

    指导员 郭志明(缅共干部)

    四连长 杨忠卫

    指导员 赵 生(缅共干部)

    机关警卫连长 苏志明(缅共干部)

    指导员 郭 志(缅共干部)

    人们熟悉的罗林(罗先部)是机枪手,王林(缅共干部)是火箭手。还有机关、电台、宣传队(有6人)。

    部队有167名战斗人员,访问组16人,加上机关人员,共220余人。旧部便陆续收拢,不到一个月又送一批100余人去中国学习。不久,杨振业也派人来拉关系。

    作为东北军区一位军事专家(彭家富在缅共武装斗争经历中几乎没有失败记录),彭家富简要地回顾了1968、1969年在果敢境内的主要作战情况。

    1968年1月14日攻占班永龙塘据点是回缅第一仗。这是敌部三十九营连一个排驻守的孤立的据点。它深入果敢山地的北部腹地。这次攻坚战是由李大组长和我一起打的,参战的是二、三、四3个连,一连随支队机动与彭支队长和杨光在红岩,后又去了崇岗;战斗全过程不到十分钟,毙敌6人,俘虏3人。(守敌共28人)我方阵亡2人,伤1人。这以后,我带三、四两个连下红石头河,李带二连返回崇岗归建。这是破天荒第一次成功拔除一个据点,影响很大,敌军开始加紧围剿。

    第二次作战。这一次由蓬木山出缅,长途奔袭一天一夜到老街打了一个歼灭战,杨振业部在老街的驻军有24人被全歼,战斗打响在老街庙内,团团围住,而我无一伤亡。这是很重要的一仗。

    第三次是在大新寨,规模大,歼敌多。敌一个战线,自卫队一个大队,共300多人。敌我兵力平衡,敌在当地驱赶老百姓,要制造无人区。部队长途奔袭,打了七个小时,一直打到木瓜寨,我阵亡5人,负伤一部分(张注:该次作战的战例报告表明,与敌步三干九营五连,步二十二营两个排以及自卫队鲁宗胜大队交战,毙敌34名。俘敌连长以下19名,伤敌40余名。)这次战斗发生在1968年雨季,我记得正是捷克事变之日(6月12日,张注)。

    第四次作战是在木花菁大二台(山名)打自卫队的一个中队,原先计划是逼敌出点,但敌不跑,固守工事。我投入一个多连强攻,突破口也选好了。但弹药不足,苏文相副营长(副支队长)带兵突入一处。突然敌阵中站起一人说话:喂,我是你的一个朋友 ,你是不是苏文相?苏也许太大意了,竟站起来说话,不料被敌诱毙!此战我牺牲4人,伤8人,杨忠卫也负了伤,敌援兵到,我不得不撤出。此仗后部队回杨龙寨一线休整月余,又补充从中国学习回来的一百余兵力。

    不久,开始对拱掌的作战,这是第五仗,我们仍是一个营建制,原计划是围点打援,围了十多天,敌援兵到。没打好,我放弃计划撤出。

    红石头河,大水塘之战(第六次作战)我带主力营在红石头河——大水塘路上伺机打援,彭支队长带七个区干队,炮连攻打红石头河。当时部队的弹药不充足,彭去领弹药时,后勤部不给,说没有杨光政委的亲手信,这样交涉来去,已是下午时分。按约定时间,我已于天亮时在大水塘打响,杨茂良(彭的得力干将)带一个排毙敌二十余,抓了4个俘虏。这个排阵亡一人,但大水塘据点并没有攻下。敌援兵从滚弄、拱掌出兵驰援,战斗又打了三四天,规模很大。我们旋尔撤出:彭支长方面已把红石头河打下,部队在此驻扎。

    1968年底到1969年初,是果敢根据地发展史上又一重大时期。这就是支队的介入和部队更名。临沧军分区的六团、七团各抽出50名军政骨干,有干部也有战士,共100人整出境编缅共部队:缅共副主席德钦巴登顶在勐堆145医院接见这100人,宣布这是缅中两党、两国、两军(共同协议)的决定。我们到蓬木山迎接支队入境,然后着手部队的改组:我(彭家富)调到支队部任副支队长;成立了两个营,一营营长杨再映,教导员彭国诚(支队主要干部,出境前为连指导员),三营营长李忠祥,教导员马永春(缅共干部),副教导员杨富康(支队主要土干部)。

    支队长 彭家声

    副支队长 彭家富(原营长)

    政委 杨光

    副政委 余建(兼成立后的果敢县委书记)

    政治部主任 杨正强

    政治部副主任 郭志明

    一营营长 杨再映

    教导员 彭国诚(支队主要干部,出境前为连指导员)

    三营营长 字忠祥

    教导员 马永春

    副教导员 杨富康(支队主要干部)

    (周昆系时已调至佤邦)

    1969年初在盈江田(银匠田),一支队正式宣布更名为缅甸人民军404军分区(或404部队)。原来的着装,即米色卡其布战斗服,上衣胸袋打裙,双肩有搭攀的,也改为与303、107等统一的草绿色战斗服。一营代号4045,三营4047。

    果敢地区第七次重要作战是二打拱掌(1969年2月27日到3月14日)。这一仗规模甚大,断绝了拱掌四周交通线,援兵都被我们打回去。逼近拱掌后,我们还断了拱掌守敌的水源,由三营主打,在马屎塘歼灭敌一个战线共140余人,其中俘虏27人,拱掌敌逃,一营杨茂良带一个连追至怒江边,毙敌20名,俘虏27人名,敌落水溺死30余名,共毙敌51名,俘敌副连长以下56名。这是支左支队出境第一仗,牺牲5人。

    此役后,新街敌军准备弃地南逃,我们又赶到新街,在下新寨打了自卫队一个大队,全歼一个中队。此战投入两个营和炮连,由一营主打,杨茂良带突击队冲入新街,捉获了一批俘虏。这是果敢第八次作战。新街守敌大火焚城,全部建筑和剩余物资毁于烈焰,新街从此在果敢地图上消失。我们追击逃敌一直到滚弄以北。至此,果敢全境大部宣告解放。另外,正当拱掌战斗进行之际又补人第五期也是果敢一批新兵,全部兵力已达到1000余人。1969年3月,是果敢根据地全盛时期。

    1969年6、7月后敌军七十七师北上,中央要求404部队过江。过江之前,404部队又举行了最后一次即第九次作战,这就是金庙寨战斗(1969年8月21日)。时克钦三营与步兵三十九营已换防完毕,克三营叫嚣要“收复失地”,杨光急于要把部队拉过江西,不赞成打此仗,而我(指彭氏兄弟,张注)执意要打,我(们)也有我(们)的意图(张注;此时彭与杨光已有歧见,彭决心以其军事上的能力和对作战部队的有效指挥来显示自己的地位,军事上的胜利越多越大,这种地位也就越重要)。

    当时佤邦的4048部队已抵达果敢,果敢又成立了二营4046部队,由申星汉任营长,郭家友(支队干部)任教导员,另肖楚良升任炮连连长,苏克明任教导员,赵兴强调地方。金庙寨战斗共投入4045、4047、4048三个营,由4047、4048主打,歼灭罗星汉自卫队张明兴大队全部(张出身蒋残匪,被枪决),以及克钦三营一个连部两个连(共毙敌29人,俘虏24人,伤敌11人,敌驻军共70余人,基本全歼。此处参见战例。但彭家富称共俘虏50人,不知两种说法谁比较准确。张注)。

    404军分区一个月后,主打过江。过江时的人事如下(含留守果敢的和由佤邦来的):

    彭家声为404部队“作战组长”(并不与303部队同,303部队第一军事首长称司令员)

    杨光 “政治部主管”(即为第一政委)

    彭家富 404支队长

    杨再映、杨忠卫 副支队长

    李忠祥 404部队参谋长

    林天 404政治委员(林天在这之前是303副政委,贵概县委书记)

    4045 李德开、彭国诚(支队)

    4046 申星汉、郭家友(此营留守果敢)

    4047 徐正武、杨富康(支队)

    4048 罗林、张广萍(支队)

    彭家富结束长谈后,若有所失,他从未与他人如此详细有条理地回忆果敢革命史。这番长谈带走了许多久蕴心底的心绪,彭家富与笔者竟半晌说不出话来!

    (注:碍于篇幅,大段删掉了彭家富1980年5月的这次讲述内容)


Copyright © 2011-2012 世彭总会 联系QQ:2498028108 联系人:永剑 E-mail:pyj@worldpeng.cn
彭氏交流群一:世彭总会   彭氏交流群二:世彭总会   彭氏交流群三:世彭总会
在线客服一:世彭总会   在线客服二:世彭总会   在线客服三:世彭总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