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类型

当前位置 : > 彭祖文化

武功超群走川陕 行侠仗义留民间
  • 武功超群走川陕 行侠仗义留民间

    ——彭青富其人其事

     

    彭青富(1775——1855),号仲榜,构云公第38代,四川大雅公第22世。1775年生于四川大竹,兄弟二人,行伯,识文断字。1785年(清乾隆五十年)左右,彭青富不到十岁,正赶上“四川填陕西”移民运动,随父彭立全(大竹彭氏镇巴始祖)从四川大竹县向北迁徙,来到陕西省汉中(府)镇巴县(原定远厅)渔渡坝白河大草地定居。约1855年彭青富病逝于陕西省镇巴县田家坝白崖寨。他一生武功高强,行侠仗义,好打抱不平,其真实生平颇为传奇。

    一、少年学艺闯江湖。彭青富自小在一个名叫“扁瓜行”的武术戏班闯荡。开始,给戏班当伙夫打杂,因班主见其诚实勤快、聪明伶俐,又对武术特别感兴趣,便主动提出:“教你几招‘单头棍’,保你一辈子不吃亏”。拜师学艺后,他悟性极高,不但练就“单头棍”这一武功绝技,而且还兼学了其它拳法套路。成年后,随便几十人不能近其身。据传,彭青富身手内力过人,单手能将一大桌子连同满桌酒席举起转三圈,而盘不动,酒不撒。一时走州过县,除暴安良,威振川陕交界区域。其典故,在民间多有流传。

    二、终南山上镇土匪。终南山是秦岭山脉的一段,也是渭水和汉水的分水岭。在陕南还有一个小终南山,在兵荒马乱的年代,常有土匪出没。一年(1816),彭青富路过终南山下的一个小店“打尖”吃饭,一落坐即让老板上菜上饭,说吃了好赶路。店老板见公随身装有钱财并携带货物,便说:“客人可要小心,山上有红线客(土匪),还是等两天人多了再过山吧”, 彭青富说:“红线客是劫钱,我又没多少银钱,怕啥!还是赶路要紧。”于是,独自一人便上了路。到了山上,树林茂密,丛林中果然跳出几个彪形大汉,挡住了他的去路。彭青富见状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石板,一掌下去正好一分为四,分别放在几个土匪的面前,不慌不忙的掏出烟带,将每块石头上放一撮烟丝。拱手作揖道:“各位慢用,在下还要赶路,失陪了!”对方见其身手不凡,功力过人,个个面面相觑,目瞪口呆,谁也没敢动手。彭青富转身便走,只听后面有人说:“今天放过了一只肥羊”。 彭青富答道:“羊是肥,就是皮皮有些紧!”。

    三、丐帮无理立石碑。一年正月,彭青富家养有一条看家的花子狗,当地丐帮中有个外号叫薛飞的来到宅前,家人说:“你可小心有狗呵”,薛满不在乎地说:“出门人还怕狗!”,正说间,凶猛的花子狗一个箭步从后面扑向了薛飞……。正所谓“狗咬一口,白米三斗,腊肉一吊,吃了还要”。惹了横行一时的丐帮,家里人吓坏了,赶紧为其准备了米面和酒肉安顿在离住宅不远的一个小庙住下。当时家里条件还算可以,开始彭青富知道后没在意,几个月过去了,薛飞的腿已经明显好了,可他仍到家里要吃要喝,耍赖不走。天长日久,彭青富气不过,便与其发生了争执,就手用讨口棒打了薛飞,但他嘴不饶人,口出狂言,说:“姓彭的,你难贾(方言:神气)一个月!”。 彭青富当即答到:“大不了你去告老子!”。果然,薛飞真的将彭青富告上了公堂。不久,薛带着官差前来传唤彭青富,用当时逮捕人的铁链子来框,彭青富伸手一挡,说:“不用你那东西,老子跟你去就是了”。差人近不得身,薛趁势上前帮忙,彭青富见薛狗仗人势,气不打一处来,一脚将其踢出近丈远。经过几次对堂公薄,彭青富在腿上现场写状画押。最后,官衙认定丐帮薛飞虽被狗咬,但伤好后仍要吃要喝,属无理纠缠,最终赢了官司。判 “在白河东沟河口至彭家住地上下30里立石碑,凡丐帮路经此地,只能拖着讨饭棍子走路,并不能向当地民众要粮要米!”。

    四、白河结怨隐深山。在渔渡坝白河居住期间,彭家的竹园和李家竹园相连,李家在砍竹子时故意砍伐了彭家的竹子,两家发生了纠纷,当时乡里有个叫“讲理社”的组织,几经对案“讲理”,判为:“错砍边界之竹,罚戏三台”,但在对方差人报戏单时,故意作了手脚,改为“错砍边界之竹,罚戏三折”。 彭青富看后,火冒三丈,骂道:“写他妈的啥,三台戏改成三折,三折戏一扰就没有了,当老子不知道……”。送戏单的人回去添油加醋的告诉了主人,说姓彭的不但撕了戏单,还出言不逊。李家和诨名叫苏大汉的人关系不错,此人也会些拳脚功夫,他对李家说:姓彭的那么可恶,我们带人去打他“龟儿子”。隔日,苏大汉便纠集了几十人,浩浩荡荡开赴到当地杨家店子。苏未到时,彭青富已和他的小舅子诨名为“黄二鸡公”的在此等候,据说此人武功一般,只会蛮力,锭子(拳头)有雷钵大。苏在上地巴坎时,黄侧身用膀子碰了他一下,返身回来对彭青富小声说:“姓苏的功夫了得,我用膀子碰了纹丝未动,你可要小心哟!”。 彭青富说:“你莫怕,看我的”。上街沿时三言两语就动起手来,苏伸手想抓彭青富的辫子,他伸左手一拦,右掌直击苏面门,左手顺势抓住了苏的辫子,右脚飞快踢中苏的要害,当即把苏打翻在地。苏家一群乌合之众见主人被打趴下了,拔腿各逃性命。前面在跑,黄二鸡公在后面追,有一个连跑带跳被他一拳打飞过河。自此,彭李两家修好,理也赔了,戏也唱了。但苏家知道彭家不好惹,表面和好,暗中却动了杀机,以请彭青富化解矛盾为由,摆了鸿门宴。青富带着黄进门全然不知,苏特意安排他们在上席就座,先是用黄酒杯喝,再用醋碟子喝,最后用碗喝,企图用酒先麻醉彭青富。酒过三旬,只听有人喊:“该动手了……” 原来堂屋上下都埋伏了打手,话音未落,只见四周的凶器、棍棒一齐向彭青富打来,情急之下,他顺手提起席桌上的高板凳挡架。接着撇下板凳的四条腿交给黄二鸡公,与原形毕露的苏大汉等人交了手。苏随身带有两把大铜尺,共四斤重,在其手中旋转如飞,明显要置彭青富于死地。从堂屋打到院坝,你来我往,经几个回合,青富便夺下了苏大汉手上的铜尺,愤怒之下,带着酒兴,拳脚毫不留情,将其肋骨打断,苏只有招驾之功,再无还手之力。其帮手见状,仓皇逃窜,四处躲藏。也正是这次纠纷,终因惹人结冤太深,为了避免矛盾激化和伤及无故,彭青富便卖了阴阳二坡土地,逼迫离开渔渡坝白河,翻越星子山,迁徙到本县100多华里以外的田家坝隐居。

    五、年迈三拳降武师。清道光年间,彭青富在田家坝白岩寨租种桥沟地主王庭中号称王幺爷的土地。王家比较富有,为培训子弟练功习武,专门请了一位武师教王家子弟练习武功,三年期满结业,谢师时王家请彭青富作陪吃饭。席间,王幺爷发话道:“彭老汉,听说你武功上也是行家,饭毕你与我家武师‘告’(切磋)一下手脚如何?!”。 彭青富接话:“我年轻时是学过一些‘切手’(假把式),老来没用了哟”。听闻彭青富对武术也略知一二,武师自认为有些功夫,话语间根本没把彭老汉放在眼里。彭青富见武师用挑衅语气要与他过招,为了不拨王幺爷的面子,为难的说:“我虽年老,但愿与这位武师领教几招”。饭罢,彭青富和王家众弟子等人都一同来到院坝,见他慢条斯理的挽起长衫,武师便喊:“彭老汉,是你支桩还是我支桩”,青富公说:“请武师先出招”,话音未落,只见武师一路拳脚快如闪电般向他击来,彭青富一出手,武师便倒地。接着,又如猛虎下山再向他扑来,连续三个回合,青富突然一个右踹腿,武师重重倒地。起身双手抱拳说道:“对不起老前辈,容我方便一下,再与你比试”。于是,他摇晃着身子朝马圈走去……,在一旁观战的王幺爷见状,哈哈大笑:“今天真让我开眼了,你快去快来哟!”,王家众弟子和看热闹的人左等右等不见武师返回,就派人去马圈找,那知,武师早已逃之夭夭,王家为武师准备的谢银分文未取,就这样不辞而别了。王幺爷说:“武师既然跑了,谢银还是要给的,他若在半年之内不来取银子,我就免彭家三年的地租”。果然,等了半年也未见武师来取谢银,王家就派管家告知彭家三年不交“颗子”(方言,指租粮)。

    六、绝技戏耍留雇工。在田家坝白崖寨居住期间,生活逐渐富裕,有了自己的土地并雇佣劳力,彭青富雇劳力的标准是看能吃几碗饭,他认为吃不了几碗饭的人不是好劳力。有一年,正是春种锄草的大忙时节,凡是有土地的人都在请劳力,雇工紧俏。给他干活的几个农工提出要走,家人怎么也留不住,彭青富边抽烟边开玩笑说:今天我们搞个玩意儿,我除了手上的烟杆,再不拿任何东西,你们可以用家里任何家什当武器,只要谁能出得了大门,你们就走。雇工说:你说话可要算数!青富公说:一言为定!于是,这帮雇工顺手提起堂屋放置的铁笼锄把等。青富公站在大门外。就靠一根细细的烟杆。雇工单个往出冲,无法靠近。群起而攻,也无济于事。几番下来。用尽全部力气,没有一个能跨出大门半步。相反个别雇工还让彭青富剔破了指关节,原来这正是他的武功绝技 “单头棍”。最后,所有雇工只好心服口服地留了下来。

    七、凤凰白虎解恩怨。田家坝堡子是大地主李家的庄园,所处的位置宛若一只由南向北展翅的凤凰,李家的宅基正在“凤凰”的眼睛处。一河之隔的北面有一山脊遥相呼映,如虎身之形。 约1825年左右,以康家为主的北边,在该山头上修庙,修成后取名泰山庙。从对岸看去,如一只栩栩如生的白虎。更让人不解的是,自有了泰山庙,对岸“凤凰”头上的“毛”(松树)逐渐萎靡,甚至死亡稀少。霸气十足的李家提出泰山庙欺了自己的风水,要求拆除该庙,但康家凭着族大,人多势众,两姓争执不下,互不相让。在矛盾不断升级,双方都声称要动武的情况下,彭青富出面调解过双方的矛盾纠纷,及时平息了事态,避免了一起群体械斗事故。可见,彭青富晚年虽属隐居之人,但因他见多识广,知书达礼,威信很高。

    以上典故,是彭青富众多武侠传闻中几则真实的故事,虽然已过去近二百年了,但至今仍在当地彭氏族人中流传。据说,其后人彭云喜、彭云斌也有一些功夫,还能对付十多人,但彭青富告诫后人说:“会打的逗人打! ”。吸取自己的教训,发誓再不下传武功。

    族间老辈人讲,青富公是头一年冬天去世的,老人有“回白河大草地安息”之意。但因当时大雪封山,天寒路滑。棺材出灵后暂停放在白崖寨住宅后山平台,准备来年抬到白河大草地老坟园安葬。第二年秋上,棺椁周围蚂蚁退出的黄沙成堆,野蒿齐胸,藤蔓盖顶。于是便有人提出:此乃福地!不妨就地垒莹。但出于遵从仙人遗愿,最终决定起灵往白河大草地。一路崎岖小道,翻山越岭,涉水渡河,斩棘开路,历尽艰难,共用了三天时间才将棺材抬到老坟园。下葬时搭下凉棚,准备重新装殓仙人骨骇。但没想到的是,当打开棺材时,其躯体在棺内仍体态完好,面目如常。众人惊愕不已,成为世代流传的佳话。

         转自彭明勋主编《大竹彭氏镇巴支族谱》


Copyright © 2011-2012 世彭总会 联系QQ:2498028108 联系人:永剑 E-mail:pyj@worldpeng.cn
彭氏交流群一:世彭总会   彭氏交流群二:世彭总会   彭氏交流群三:世彭总会
在线客服一:世彭总会   在线客服二:世彭总会   在线客服三:世彭总会